daweibalang418

(づ ●─● )づ

【喻黄】礼物





喻文州三十岁的生日是周五,一个人过。

本来他还期待着能去那家新开的店里吃火锅,结果在二月九号晚上八点三十五分突发阑尾炎,成功地逃掉了自己生日当天的工作,本月全勤奖,以及生日的一切活动。

于是十二点的时候喻文州正式躺着床上被打了麻醉扒干净了等着有人给自己肚子上来一刀,医生走过来的时候他正想着怎么回王杰希的绝对没好话的微信,在听到有人跟他说话的时候差点被吓得跳起来。

当然他跳不起来,打麻药了呢毕竟。

“你怎么样?需要什么帮助吗?”

“需要。”喻文州下意识地回答“我过生日,需要礼物。”

“啊?”那个人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总算回过神来,歪头去看那个医生,记得之前看到的名牌上写的大概是黄少天,看上去还挺年轻,和喻文州视线相撞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因为口罩而有些模糊的微笑,喻文州忽然地觉得手术室走廊的灯有些炫目了。

他是去看阑尾炎的,再这样看下去可能还要顺便看心肌梗塞了。

后来王杰希问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时候什么感觉。

喻文州说,他听见上天在跟他说,生日快乐。

尽管喻文州从没进过手术室,但他也隐约觉得黄少天话多得有点违背常理了,从自己要求了他给自己说明手术过程之后,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他从夸喻文州的腹肌说到他某一个脸T的朋友再到秋葵特别难吃,中间还穿插着手术进度的报告。

“你不觉得我吵吗?”黄少天突然地安静了几秒钟,之后犹豫着开口。

“平时的话会觉得”喻文州实话实说“但现在这样挺好。”

在叮嘱喻文州要等排气才能进食之后黄少天就从病房离开了,喻文州看了眼手机屏幕,一点多。睡意已经消失了,喻文州点开微信,意料之中炸烟花一般跳出的祝贺信息,喻文州回完王杰希的“哈哈哈祝贺奔三”的信息之后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盯着天花板发呆。

病房里没有别的人,空落落的有点渗人,喻文州试着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同时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收到自己进医院消息之后亲友们分享的各种医院传说。喻文州确实喜静,但躺在消毒水的气味里他没法不去想福尔马林以及进一步的一些东西。

在第三次说服自己睡着失败之后喻文州任命地伸手去按了床头的急救铃。

黄少天出现得很快,整整齐齐的白大褂让喻文州怀疑他也压根没在睡觉,这个猜想在黄少天把手上正显示着yys界面的手机放在喻文州床头之后得到了证实。

“你怎么了?哪不舒服?”黄少天一边开自动一边伸手去撩喻文州的衣服想看他的伤口。

“我饿了。”

“在你放屁之前不能吃东....我靠你腹肌真的很厉害!”黄少天检查完伤口,没忍住又夸了喻文州的腹肌一遍,抬头看喻文州的时候发现喻文州正在用一种大型犬的眼神看着他,思考片刻后问“你想吃什么?

“火锅。”

“换一个?”

“白斩鸡。”

“这个好说。”黄少天站起身“你等着。”

再一次地,喻文州觉得黄少天看上去简直在闪闪发光。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黄少天才回来,把手里的饭盒放下冲喻文州龇牙“算你运气好,店都关门了,刚好办公室有,带了当夜宵的。”说着自己摸出筷子开始吃。

喻文州:???

“不是说了排气之前不能进食嘛,我吃给你看啊,也算个心理安慰是不是。”

片刻之间病房里只有黄少天啃骨头的声音,喻文州面朝天花板,试图不去想黄少天啃骨头的样子。

上帝他有罪,他想吃了那个刚刚切了他阑尾的家伙,字面意义,吃白斩鸡的那种。

“生日快乐。”黄少天突然开口,在喻文州转过去看他的时候举着手上的那块肉敬了他一下。

他当时果然是听清了。

“我平时没去过健身房。”喻文州犹豫片刻之后开口,他需要很大的勇气来做现在的这个决定“通常早上我会绕着公园跑一圈,这不会花上很长时间。”

有一个瞬间他简直想停止这段对话,但他把这件事继续下去了,未来他会感谢自己这次莫名的冲动和勇气。

“也许你会愿意和我一起去。”




*因为昨天犯了阑尾炎临时想了个段子
*“我过生日,需要礼物”来自八月长安《同桌的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