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eibalang418

(づ ●─● )づ

【邦信】初雪





前半夜里大约是下过了雪,树上也积起了薄薄的一层,衬得院子里几株寒梅红得有些扎眼了。
刘邦刚踏出门,便看见韩信站在树下,微踮着脚伸手想要去碰枝上一朵落了雪的花,刘邦便也忽然玩性大发,上前伸手折了枝花,仔细掸去了落雪,甚至还在袖子上蹭了蹭,随手便把花别在韩信的耳后。完成了这一恶作剧之后便又带点歉意地把一件狐裘披在他的肩上,随即便拉了他要出院门。
向前走了几步,拉着的那人却并无反应,刘邦略微扭头,不由得心里一动——那张惯常溅了血污的苍白的脸被红梅衬出了几分血色,窘迫地咬着下唇,微抬着眼,像是只窘迫的兔子。纵然是刘邦这样的情场老手,心里也软了几分,便转身去捧了韩信的脸,犹豫着开了口“雏儿,可会后悔?”韩信诧异地望向他,随即急切地摇了头,仿佛立下一个誓言。
刘邦几乎是下意识地把韩信拥入怀里,头抵着他的肩,轻声道“我定不会负你。”





“别哭......阿季......别哭了,我从未......悔过......”
他脸侧的鲜血,一如当年别在耳后的那几朵红梅。






君主的一点真心。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