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eibalang418

(づ ●─● )づ

存档

喻文州好看啊,温润的一张脸,谦谦君子如玉。黄少天每次跟他吵架,气极了的时候瞪圆了眼要揍他,在原地举着拳头干生气,揍不下去啊。
他把这也归结为喻文州太好看,这几乎成了一种套路,网购的衣服小了一码,都怪喻文州太好看昨天晚上吃多了。有的时候黄少天就这么盯着喻文州看,似乎能看出朵花来。好看的人大多显老,但喻文州不,有时候刚从眼角的细纹里瞧出些老相,他那么一笑,眼里的光彩又像个少年人了。

【邦信】初雪





前半夜里大约是下过了雪,树上也积起了薄薄的一层,衬得院子里几株寒梅红得有些扎眼了。
刘邦刚踏出门,便看见韩信站在树下,微踮着脚伸手想要去碰枝上一朵落了雪的花,刘邦便也忽然玩性大发,上前伸手折了枝花,仔细掸去了落雪,甚至还在袖子上蹭了蹭,随手便把花别在韩信的耳后。完成了这一恶作剧之后便又带点歉意地把一件狐裘披在他的肩上,随即便拉了他要出院门。
向前走了几步,拉着的那人却并无反应,刘邦略微扭头,不由得心里一动——那张惯常溅了血污的苍白的脸被红梅衬出了几分血色,窘迫地咬着下唇,微抬着眼,像是只窘迫的兔子。纵然是刘邦这样的情场老手,心里也软了几分,便转身去捧了韩信的脸,犹豫着开了口“雏儿,可会后悔?”韩信诧异地望向他,随即急切地摇了头,仿佛立下一个誓言。
刘邦几乎是下意识地把韩信拥入怀里,头抵着他的肩,轻声道“我定不会负你。”





“别哭......阿季......别哭了,我从未......悔过......”
他脸侧的鲜血,一如当年别在耳后的那几朵红梅。






君主的一点真心。

闲闲炎炎:

都说了吃饭其实是愉快的事情_(:з」∠)_

—————————————————

继续赶稿子+_+

最近。。。越发的喜欢欺负乐乐了OTZ

闺蜜组真是,让人爱的停不下来♪(^∇^*)

稍微刷了点喻黄_(:з」∠)_这……其实是队友爱?

感觉大孙一直活在乐乐的回忆里【捂脸】

【时间海三/顾白X心魔】





阳春三月,窗外的桃花开得正好,顾白靠在窗边眯着眼看着外面飞过的燕子,手上悠闲地端了杯酒。
“反正你也差不多是最后一次坐在这儿喝酒了,怎么也不叫个姑娘来陪着。”
“等你占用了我的身体,随便去哪找姑娘都行,何必急于一时。”顾白懒洋洋地答到“再说我已有心上人,找姑娘这种事实在是......”
“心上人?谁啊?”心魔颇有兴致“平时也没见你去哪找.....”
顾白沉默片刻,略有些愤愤不平地在面前标着“缮史处规章制度”的纸的最右侧补了一行字,轻声道“帮我照顾小桃红。”随即便将手上端着的酒一饮而尽。







“师父,你说的那个魔鬼,他是什么样子?”
“他是个大骗子,说好只拿走我的信任,又骗走了我的心。”

@Alicessr 

红火漪秀:

我不管我就是要刷一发大本命狼樱。
情人节快乐呀!!!没有时间肝贺文只能希望你们永远甜甜甜的,ccs也要甜甜甜甜甜甜,遍地撒狗粮全是糖

【喻黄】礼物





喻文州三十岁的生日是周五,一个人过。

本来他还期待着能去那家新开的店里吃火锅,结果在二月九号晚上八点三十五分突发阑尾炎,成功地逃掉了自己生日当天的工作,本月全勤奖,以及生日的一切活动。

于是十二点的时候喻文州正式躺着床上被打了麻醉扒干净了等着有人给自己肚子上来一刀,医生走过来的时候他正想着怎么回王杰希的绝对没好话的微信,在听到有人跟他说话的时候差点被吓得跳起来。

当然他跳不起来,打麻药了呢毕竟。

“你怎么样?需要什么帮助吗?”

“需要。”喻文州下意识地回答“我过生日,需要礼物。”

“啊?”那个人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没什么。”喻文州总算回过神来,歪头去看那个医生,记得之前看到的名牌上写的大概是黄少天,看上去还挺年轻,和喻文州视线相撞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因为口罩而有些模糊的微笑,喻文州忽然地觉得手术室走廊的灯有些炫目了。

他是去看阑尾炎的,再这样看下去可能还要顺便看心肌梗塞了。

后来王杰希问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的时候什么感觉。

喻文州说,他听见上天在跟他说,生日快乐。

尽管喻文州从没进过手术室,但他也隐约觉得黄少天话多得有点违背常理了,从自己要求了他给自己说明手术过程之后,仿佛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他从夸喻文州的腹肌说到他某一个脸T的朋友再到秋葵特别难吃,中间还穿插着手术进度的报告。

“你不觉得我吵吗?”黄少天突然地安静了几秒钟,之后犹豫着开口。

“平时的话会觉得”喻文州实话实说“但现在这样挺好。”

在叮嘱喻文州要等排气才能进食之后黄少天就从病房离开了,喻文州看了眼手机屏幕,一点多。睡意已经消失了,喻文州点开微信,意料之中炸烟花一般跳出的祝贺信息,喻文州回完王杰希的“哈哈哈祝贺奔三”的信息之后把手机丢在了一边盯着天花板发呆。

病房里没有别的人,空落落的有点渗人,喻文州试着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同时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收到自己进医院消息之后亲友们分享的各种医院传说。喻文州确实喜静,但躺在消毒水的气味里他没法不去想福尔马林以及进一步的一些东西。

在第三次说服自己睡着失败之后喻文州任命地伸手去按了床头的急救铃。

黄少天出现得很快,整整齐齐的白大褂让喻文州怀疑他也压根没在睡觉,这个猜想在黄少天把手上正显示着yys界面的手机放在喻文州床头之后得到了证实。

“你怎么了?哪不舒服?”黄少天一边开自动一边伸手去撩喻文州的衣服想看他的伤口。

“我饿了。”

“在你放屁之前不能吃东....我靠你腹肌真的很厉害!”黄少天检查完伤口,没忍住又夸了喻文州的腹肌一遍,抬头看喻文州的时候发现喻文州正在用一种大型犬的眼神看着他,思考片刻后问“你想吃什么?

“火锅。”

“换一个?”

“白斩鸡。”

“这个好说。”黄少天站起身“你等着。”

再一次地,喻文州觉得黄少天看上去简直在闪闪发光。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黄少天才回来,把手里的饭盒放下冲喻文州龇牙“算你运气好,店都关门了,刚好办公室有,带了当夜宵的。”说着自己摸出筷子开始吃。

喻文州:???

“不是说了排气之前不能进食嘛,我吃给你看啊,也算个心理安慰是不是。”

片刻之间病房里只有黄少天啃骨头的声音,喻文州面朝天花板,试图不去想黄少天啃骨头的样子。

上帝他有罪,他想吃了那个刚刚切了他阑尾的家伙,字面意义,吃白斩鸡的那种。

“生日快乐。”黄少天突然开口,在喻文州转过去看他的时候举着手上的那块肉敬了他一下。

他当时果然是听清了。

“我平时没去过健身房。”喻文州犹豫片刻之后开口,他需要很大的勇气来做现在的这个决定“通常早上我会绕着公园跑一圈,这不会花上很长时间。”

有一个瞬间他简直想停止这段对话,但他把这件事继续下去了,未来他会感谢自己这次莫名的冲动和勇气。

“也许你会愿意和我一起去。”




*因为昨天犯了阑尾炎临时想了个段子
*“我过生日,需要礼物”来自八月长安《同桌的我》



【伞修】小手冰凉(不

“阿秋?”
叶修试着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房间里一瞬间安静得仿佛还能听见刚刚那句话的回响。
八月的杭州,又正下着雨,天气潮湿闷热,叶修之前走在街上也被闷出了一身的汗,衣服贴在身上闷热微痒,现在却觉得一下冷了起来,之前粘在身上的汗像是一下被蒸发干净了,毛孔依旧是张开的。
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如坠冰窟?
叶修试探着伸出手去触碰苏沐秋的手,和预想中的一样冰冷。叶修打了个寒颤,没有把手缩回去,用了些力握住了苏沐秋的手。
没有回应。
苏沐秋始终安安静静地,并没有像叶修记忆中的那样,用力回握住叶修的手,然后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握着手较劲,或者苏沐秋直接把叶修拉进自己怀里,然后给他一个吻。
叶修向苏沐秋靠近了些,仿佛这样可以使他的手温暖起来。
“阿秋,起来了。”叶修低声重复了一遍,声音略微有些沙哑。















“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把空调开到19度睡觉,你看看你,再感冒沐橙非杀了我不可。”
叶修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苏沐秋脑袋上,掐着一脸懵逼抬头的某人的脸。
“赶紧给哥起来!”





【叶黄】与逝者语

黄少天安静如鸡。
他前天才刚刚在荷兰领完结婚证,本着反正有叶总罩着的心态跟叶修说反正办了暂住证不如把蜜月顺便度了,然后回头就给拎回了杭州。刚下飞机就被领到这了。
南山公墓。
黄少天之前或多或少也听过苏沐秋的事,但真正看到墓碑上的名字的那一瞬间内心是炸裂的满脑子都是woc这是什么情况带现男友见过世的前男友这是要搞事啊叶修不会马上开口就是一句我爱的还是他我们分开吧?!?!?!?
然后从他们下飞机行李都没放下直接开车进了这个公墓开始叶修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靠在墓碑边上抽烟。
其实之前叶修在听喻文州提到黄少天讨厌烟味的时候确实有戒烟的来着,尽管黄少天本人没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抽上了。
“阿秋,这是烦烦。”叶修突然开口,声音因为抽烟和长久的沉默而沙哑,他低垂着头,拍了拍墓碑。黄少天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之前应该有跟你提过他,就是蓝雨那个我在追的话痨,”叶修抬头看了眼黄少天“前天我和他结婚了。”
“所以,阿秋,我今天来这里想跟你说的是,”叶修站直,后退几步








“哥,已经脱团了,而你将永远是条单身狗哈哈哈哈哈。”